计算机科学系语言使用指南

 

Original Essay: https://www.cs.purdue.edu/homes/dec/essay.jargon.html

 

刚接触计算机科学的人常常会惊讶地发现,老师们会说一种奇怪的语言。人们通常觉得博学的计算机科学系的老师们说话应该清晰而精确。然而事实是,术语的泛滥使用常常混淆了潜藏的含义,从而需要借助翻译。该词典旨在为门外汉们解释这些晦涩的术语,提供常见语句的翻译。

 

当某人说

他们实际上说的意思是

您提出了一个特别有见地且有效的观点,似乎对各方都有潜在的好处。我们将在下次会议上讨论您的建议。

我们绝逼不会批准你的想法。

晋升委员会花了无数个小时仔细地考虑了您的所有贡献,您的研究出版物,您与学生的互动以及对部门的过往付出。

经过两分钟的讨论,他们认为您不会获得终身职位。

一个由四个人组成的小组委员会开会决定,学生们应当从我们所挑选的课程中进行选修,这样才能获得丰富的知识,受益最多。

我们签署了一项互利条约,要求所有学生都必须选修我们当中每个人的一门课程。

选修课的高入学率不能用作衡量内容有效性或教学质量的指标。

我的课程入学率不高。

经过仔细的研究和长时间的讨论,我们最终决定退避三舍,让初级教职员工有更多与高层行政部门接触的机会。

院长只想要另一只弱鸡加入他的新委员会,这当然肯定不会是我们。

我们应该建立政策,用来规避使用行业研究经费,因为这类长期商业类经费将削弱我们根本研究的重点。

行业协会八百年都别想动我的研究,而且我讨厌看到其他教职员工也拿到钱。

我们同意,在我们的研究生和本科课程中,高质量都是至关重要的,并且应该成为下一学年的重点。

我们一整年都会讨论质量问题,但是我们什么都不会改。

您同意在委员会中任职,这对我是一个极大的帮助,当您申请终身教职时,我会记住这一点。

你真是个白痴;不要期望任何回报。

当然,我们其中有一些教师和”大牛们“一起完成了他们博士学位。但是我问你,他们是否真正实现了早先许下的职业成就,还是说在一位厉害的博导名声下显得黯然失色?

你从没听说过我博导的名字。

我们已决定避免讨论国家排名,因为我们注意到不断提及此类情况可能会对我们初级教师的士气产生微妙而有害的影响。

我们正在螺旋式下降,但我们不要谈论它。

显而易见,我们比别人意识到的要好得多;与``所谓的''专家的研究相比,这里的一些研究更有趣,更具挑战性,更有意义。

我真希望可以重新定义这个领域,以便有人可以重视我所做的事情。

当然,我们有教师创建了一些软件,这些软件被广泛地用于工业领域并已被集成到商业产品中,但是他们是否真的在最杰出期刊中出版物中发表过夯实的作品?

我的研究仅在晦涩的理论期刊上发表,我不喜欢看到其他教师作出真正的影响。

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之类的大学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好,因为我曾经在一次经费竞赛中击败了来自那些大学的教师。

我只赢了他们一次。

经过仔细考虑,我发现我无法支持来自斯坦福这样地方的老师候选人,因为经验表明他们可能无法与我们的教职员工融合,而合作度是我们最重要的目标之一。

非常聪明又多产的人会让我显得很弱。

我们认为,在参加我们的重点课程之前,需要大量的前提条件来拓宽他们的背景,这才符合学生的最佳利益。

我们签署了一项协议,要求学生参加我们晦涩的理论课程,然后才能进入所需的系统课程。

我们知道您会理解,除了个人的成就和部门贡献外,年度评估和薪酬合理性还综合了多种考虑因素,包括同一机构中同僚之间的绝对地位,大学行政部门可提供的资源,特定领域的研究,教学和服务的相对绩效。

我们决定今年给您一个低的加薪,并将这笔钱用于其他用途。

一切都变了,新时代已经开始——尽管过去的日子不景气,但行政现在允许我们雇用尽可能多的新教师来支持我们的部门。

现在需求如此之高,我们找不到任何可以聘用的老师,行政终于同意给我们职位;一旦求职者再次增加,这些职位就会消失。

新国家研究重点和方向的出现使行政重新评估了优先事项,并将资源从衰落的计划转移到具有长期最大化收益潜力的领域。

某教职员工获得了一笔大笔拨款,而行政可以提供这些资金的唯一方法是从他人手中夺走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