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小人必败

Paul Graham

Original Essay: http://www.paulgraham.com/mean.html

2014年11月

最近我突然意识到,在我认识的成功人士中,很少有人是尖酸刻薄的。有例外,但很少见。

尖刻并不罕见。事实上,互联网揭示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人可以有多刻薄。几十年前,只有名人和专业作家才能发表他们的观点。现在每个人都可以,我们得以看到之前藏匿着的各式各样的尖酸刻薄。

然而,虽然世界上充斥着许多尖刻的人,但在我认识的最成功的人中却几乎找不到。这是为什么?尖刻和成功是否成反比?

当然,部分原因是选择偏差。我只认识在某些领域工作的人:初创公司创始人、程序员、教授。我愿意相信在其他领域的成功人士也许会是尖刻的。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可能会很尖刻;我知道的有限,无法下定论。大多数成功的毒枭也很有可能都很恶毒。但世界上至少有很大一部分领域不受尖刻的人类统治,而且这片领域似乎正在扩大。

我的妻子、Y Combinator 的联合创始人杰西卡不同凡人,她拥有一双如X光般可以看穿人的眼睛。娶了她就好比站在了机场行李扫描仪旁边。她先是在投资银行工作,而后转战创业,她一直以来总是对两个规律感到震惊:成功的创业者往往是个好人,而如果一个品质不好的人去创业,总是会遭到失败。

为什么呢?我认为有几个原因。一是尖刻会让你变得愚蠢。这就是我讨厌斗争的原因。你永远不会在斗争中做出最好的工作,因为斗争缺乏大局观。获胜总是取决于具体的情况和所涉及的人。伟大的创意无法帮你赢得斗争,而见招拆招可以。然而,斗争与思考实际问题所要花费的精力一样多。对于一个关心大脑如何运作的人,这尤其痛苦:你的大脑运转得很快,但却一事无成,就像汽车在原地转动车轮一样。

创业公司不会靠进攻取胜。他们通过超越而获胜。当然也有例外,但通常获胜的方法是抢先一步,而不是停下来战斗。

尖刻的创业者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无法让最优秀的人才为他们工作。他们可以雇佣那些愿意忍受他们的人,因为他们需要一份工作。但最优秀的人才还有其他选择。一个尖刻的人无法说服最优秀的人才为他工作,除非他非常有说服力。虽然优秀的人才对任何组织都很重要,但这对初创公司来说尤其如此。

还有一种后援的力量在起作用:如果你想创造伟大的东西,心怀大爱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最终最富有的初创公司创始人不是受金钱驱动的人。那些受金钱驱动的公司会在半路就接受几乎每家成功的初创企业都会收到的大笔收购要约。 [1] 那些继续前进的人是被别的东西驱动的。他们可能不会那么明确地说出口,但他们通常是在努力让世界变得更好。这意味着渴望改善世界的人拥有天然的优势。 [2]

令人兴奋的是,初创公司不是尖刻和成功成反比的唯一个案——这,将是未来的趋势。

在大多数历史上,成功意味着对稀缺资源的控制。人们通过斗争来实现这一点,无论是字面理解的斗争:游牧民族将狩猎采集者驱赶到边缘土地,还是比喻:镀金时代的金融家相互竞争以组建铁路垄断企业。在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成功意味着零和博弈的成功。在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中,尖刻不是一个短板,而是一个优势。

那,正在改变。越来越多的,重要的竞争不再是零和博弈。越来越多的,人们不是通过争夺稀缺资源的控制权而获胜,而是通过产生新想法和构建新事物来获胜。 [3]

很早就有一些竞争可以让你通过新的想法来取胜。公元前三世纪,阿基米德就是这样获胜的——至少在一支入侵的罗马军队杀死他之前。这就说明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要使新想法变得重要,你需要一定程度的民事秩序。这不仅仅是指没有战争。你还需要防止经济暴力,包括 19 世纪巨头之间的商业斗争,以及共产主义国家对公民的压榨。人们需要感觉他们创造的东西不能被盗。 [4]

思想家的世界则一直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是他们带领了这一趋势。历史上你能想到的那些不怎么残酷的成功人士,通常都是数学家、作家和艺术家。令人兴奋的是,他们这种m.o.(运作方式)似乎正在蔓延。知识分子玩的游戏正在向现实世界渗透,这正在扭转尖刻与成功关系的历史极性。

所以我很高兴我停下来思考了这个问题。杰西卡和我一直努力教导我们的孩子不要刻薄。我们容忍噪音、混乱和垃圾食品,但不容忍尖刻。现在我既有了一个额外的理由来抨击它,又有了一个额外的论点可以让我在抨击它时使用:尖刻会让你失败。


笔记

 

[1] 我并不是说所有接受大笔收购要约的创始人都只受金钱驱动,而是那些不接受的创始人不是。另外,受金钱驱使的人可能也心怀大爱——例如,照顾家人,或自由地从事改善世界的项目。

[2] 不是每一个成功的创业公司都会改善世界。但他们的创始人,就像父母一样,真心如此相信。成功的创始人热爱他们的公司。虽然这种爱就像人们对彼此的爱一样盲目,但它是真挚的。

[3] Peter Thiel 会指出,成功的创始人仍然通过控制垄断而致富,只是他们这样的垄断是他们创造的,而不是他们捕获的。虽然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正确的,但这意味着获胜者的类型发生了重大变化。

[4] 公平地说,罗马人并不是要杀死阿基米德。罗马指挥官特别下令饶他一命。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在混乱中丧生。
在乱世,即使是思考也需要控制稀缺资源,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一种稀缺资源。

感谢 Sam Altman、Ron Conway、Daniel Gackle、Jessica Livingston、Robert Morris、Geoff Ralston 和 Fred Wilson 阅读本文的草稿。